[百合相关] 阅读 | 刘若英散文集《下楼谈恋爱》节选《小瑾》 一段无疾而终的暧昧之情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1 18:3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  她发现我盯着她看,故意说:“干吗!爱上我了啊?”我回答:“是啊!若我是男人,早就把你给上了!



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
她就这样消失了。
当我发现的时候,我已不能确定她消失了多久!三天,三十天,三个月?或者更久?
只是当我确认她久这样消失的时候,我突然感觉到身体一震!像是剥落了些什么。
然后心里只要想到她,就像少了块什么似的。


其实我认识小瑾并不久。我们是经过家族的朋友的朋友认识的。
那时她住在高雄,在她一次来台北出差的时候我们认识了。
刚好,那一阵子我也常去高雄,她总来找我,不知不觉就好象很熟似的。



记得第一次见她时,我觉得她好白。很少看到比我还白的人。她是一种惨白惨白。
单眼皮,鼻子挺挺的,嘴唇应该是她脸上最有特色的地方。
下嘴唇比上嘴唇厚一些,擦着无色亮彩的唇油,蠢蠢欲动,很是性感。
一件低胸黑色紧身小背心,外头罩一件暗红色软料的衬衫,没扣扣子。
底下一条紧身的黑色牛仔裤和一双暗红色的靴子。中性却又不失小女人柔性的性感。



往后的日子她总爱这样穿。因为她特别白,所以你更能感觉到她脖子到胸口的明显弧线,
还有挤在小背心中间的乳沟。一切都让你感觉刚刚好。
不!比刚刚好又多了些什么,我不知道。



我有几个死党,从小一起长大的。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总不太欢迎新朋友,因为被他们瞧不起的人多很多。
所以渐渐地我们形成了一种默契,也就是当我们聚会时,尽量不加入新朋友,以免不懂状况的人的影响气氛。



可是她却不同。我总感觉她应该可以和大家合得来,而且她住高雄,难得来台北一次,
所以就在一次PUB的聚会中,我带她跟大家认识,试了一试。



她很聪明(我是很久以后才这样觉得的)大部分的时候她都是安静的,
当然,该配合笑,或该有意见的时候她也不会漏掉。给她酒喝,也不会假仙。
男生逗她的时候,她也乐得吱吱笑,胸前总是一阵一阵地红,挺大方的。
黄色笑话更是不少。甚至跟她谈一些道德以外的事,她也似乎能理解,不会大惊小怪的。


朋友们都频频私下问我,到哪里弄来这么个上道的新朋友?
我故弄玄虚地含糊其辞,她也配合得神神秘秘。
我突然觉得有一种小骄傲的快感,她好象能明了这是我跟她之间的第一个小秘密。
就这样,她很快就成为我们死党中少数被接纳的新成员。



之后的日子,她几乎每天都来电话,不管是给我,还是给其他人。
起码只要问起“小瑾”,我们之间总有人可以答出她今天在干吗。
当然她来台北的次数也急遽增加,甚至她说,她觉得台北的朋友和生活比较适合刚从加拿大念完书回来的她。
过没多久,她就拎了个小包包来台北定居了。


我到现在都不清楚,当初她事先决定来台北才找工作的,还是台北有工作她才决定来的?总之这并不重要。



我之所以这么说,只是真的希望不像朋友所说的“小瑾是为你来的。
”我常常被这一句话吓到。甚至我也向她半开玩笑地求证过。她当然否认。
但是奇怪的是,心里面我总觉得对她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感。老是怕她无聊,没吃饭,一个人。
甚至她生病的时候,我都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把她照顾好。



她住的地方没装电话,所以要找她只有打手机。你问她在哪里?
答案永远不出以下四个地方:“诚品”、“诚品附近”、“家里”、“星巴克咖啡”,
而且永远一个人,永远很快就要回家,永远等一下没事,找她她永远有空。
当然我说的永远只是到她消失之前。


她总喜欢送小东西给朋友们。而且她知道很多东西要送就要送四份,四种颜色,死党一人一个。
当然这包括了她自己在里面。小东西如书签、卡片、书、衣服等等。
她总是跟我抢黑色的物品,当然每一次她也都让我。她很有sense,
所以她送的东西大部分都用的上。不过还是慢慢地有了她的味道。


她很爱吃零食,于是离开我家时,常常总是剩一大堆垃圾食品。


她还喜欢穿低胸的衣服,即使只是从家里来我家随便坐坐,也都是低胸再加条牛仔裤。


她喜欢喝咖啡,是的!拿铁不加糖,和我的习惯一样。而我这个习惯也是从认识她以后开始的。



我忘记是从什么时候才知道她不喜欢男生。
有好一阵子我出差在外,来去匆匆大半年。
她认命地待在台北跟大家保持死党的关系
(为此我还曾经吃过醋。因为很多事就只有我不知道,开的玩笑就只有我听不懂,搭不上。
但是她总是耐心地替我恶补,然后告诉我,我是她最好的朋友)。

好象在一次聊天中,有人提及她很有吸引力,也喜欢玩感觉游戏,不只勾引男生,连女生也不放过。
她家旁边的一个小咖啡厅里的女服务生就喜欢她喜欢得要死,然而她还是常常去逗她。
我看看她,她并没有否认,只是一直笑,就像平常别人开她任何玩笑一样。


我说:“你双性恋啊!”我不记得她回了什么,只知道从那一次开始,我们觉得她已经跟我们公开她是不喜欢男生的。
也为此,我们私下或公开跟她讨论过很多次,但她逗非常地确定自己是同性恋,虽然她曾经交往过一个日本男生长达四年。



我们当然觉得有一个同性恋的死党是很震撼的,但是大家还是故意忽略它。
照样在她面前换衣服,说黄色笑话,说男人的坏话,甚至有时不经意地骂骂同性恋。
她也无妨,照单全收,一样地是我们怨女俱乐部的一员。


一直到那一天晚上。



某一个星期五的晚上,A—live请了一个荷兰的DJ。听说很炫!
早早就有一堆人相约去狂欢,而我也早早就打定主意在家不去。
当天从下午开始,小瑾和死党就频频打电话来说服我,我态度坚决,当然她们也不放弃,干脆打扮好来我家抓人。
开门时,我一眼就看出小瑾刻意装扮过。


依旧时低领衫,半透明,隐约可以看到黑色的胸衣。那胸部竟有呼之欲出的感觉。
擦了透明的指甲油,喷了淡淡的香水,还有她一贯的透明唇油。
她那一头乌黑的头发也特别吹得盖住右半边的眼,弯弯的弧线有一种神秘的诱人。


她发现我盯着她看,故意说:“干吗!爱上我了啊?”我回答:“是啊!若我是男人,早就把你给上了!”
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开了一些玩笑。我把新买来的跳舞机装上,摆明老娘今天决不出门。
音乐一开始,大家就争相跃跃欲试。没多久,该脱的脱了,该high起来的也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

跳舞机这玩意虽然已经流行一段时间了,但是老土的我却刚刚开始玩,当然一玩便欲罢不能。
那种不服输的心态迫使我一玩再玩,而我的其他几个死党都是舞林高手,
她们常常在PUB里玩跳舞机,所以七嘴八舌指手画脚地一直教我如何晋级。
偏偏小瑾堆拍子不是很在行,所以每回轮到她的时候,总是很快就被打下。
我们嘘声不断地嘲笑她。久而久之,她干脆放弃,任由我们几个汗流浃背、争先恐后比赛着。


时间流动地像舞曲节拍一样快。当他们想起来应该去A-live那里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三点了。
突然有人问:“小瑾,你怎么了?”我回过头去看她,她却转过身背向着我说:“没有啊!没事!”
可是听声音明明是哭泣着的。大家都围过去,问这儿猜那儿的,她就是坚持不说。


我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不想理她。
我突然觉得她很扫兴,像个孩子似的希望大家注意她,或者也可以说我觉得她是我带进来的朋友,她这么做根本就是让我很难堪!
又或者,我明明知道,只要我过去哄她一下就没事了,因为她的不开心是我忽略了她,但是我就是不想这样做。
我身体僵硬地坐在沙发的另一头,望着还在忙碌着的电视。


死党们一一催促我:“Do Something!”


我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突然她们又一一离开,走进另一个房间,像是在回避一对正在闹情绪的情侣。



客厅里只剩我们两个。静得只有她稀疏的喘气声,还有只有我自己能听到的心跳声。
就这样,我想就这样放着!只能这样放着,看看会怎样!因为我能怎样呢!
我的目光还是停留在电视机上,只是屏幕上不再绚烂,只是一片蓝色的死寂。
里面反射着一点儿她的身影,小而模糊。就那样一点儿,你就可以知道她觉得自己有多委屈。


忘了过了多久的时间,一切都停摆似的,突然,她出声了,她像是只对自己说似的:“帮我叫出租车!”
我觉得我应该是听到了,但是我不确定。这时,她突然转过头看着我,不!
应该说是怒视着我,脸涨红着,眼睛里充满血丝,生气得好象快要掉出来似的。

满脸的泪痕把她本来精心画得不着痕迹的妆都弄糊了。一条一条干掉的泪痕像是干枯的小河。那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扭曲的脸。

她再次重复着说:“帮我叫出租车!”

我说:“要叫,你自己叫!”

她继续坐着不动,然后又缓缓地说:“请你!请你帮我叫出租车。”

我突然发起火了!我不明白,明明大家都开开心心的,为什么她要突然闹起别扭!
我问她,她也像是没听见一样,继续重复着:“帮我叫出租车!”


我再次重复问她到底怎么了?

她突然生气地说:“你明明知道!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就这样又僵持了一会儿,我终于决定开车送她回去。

一路上,我们没有再说过一句话。

她始终是一直望着窗外……那一条我们无数次欢笑声伴随的山路。

“我真的知道吗?”我问我自己。或许我知道!当我写下“或许”时,我其实已知道。
我只是不想去面对,因为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。我不想她说出口,但是即使如此,我还是失去她了。

我赌了几天的气,当我再想起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那边传来冷冰冰的声音:

“对不起!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……”

之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了……



这些日子,我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喝热拿铁。每当咖啡送到我手中时,我都会想起她。

她消失了……就这样消失了!

就像当初她是怎样真正进入我的生活,我丝毫不曾察觉一样。
但是有一些习惯,一些她曾送我的小东西,都不时地在生活中提醒我,
曾经,她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些物品说不清的悸动……

- End -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发表于 2017-3-2 20:47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挺喜欢她的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3 21:3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
这篇文章写的也很不错,心思很细腻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女王泡面  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